您現在的位置:宣城國投公司 >> 投資融資 >> 瀏覽詳細內容 
城投公司改制在即 將剝離政府融資平臺職能
發布時間: 2014-07-18 被閱覽數: 5952 次 來源: 宣城國投公司
文字 〖 自動滾屏(右鍵暫停)

2014年7月18日

來源:第一財經日報

政府自主發債端口如果逐步放開,堪稱“準市政債”的城投債以及作為發債主體的城投公司未來將何去何從?

今年預算案顯示,推進地方自主發債改革的同時,要“進一步加強地方融資平臺公司舉債管理,規范融資平臺公司的融資行為。抓緊剝離融資平臺公司承擔的政府融資。剝離后地方政府新發生或有債務,要嚴格限定在依法擔保形成的債務范圍內”。

一直以來承擔著政府投融資重任的地方城投公司,一方面籌錢為城市基建“輸血”,但另一方面也因舉債手段之不透明聚集起巨額平臺債務,引發了市場對中國地方債務危機的擔憂。

一般認為,城投債是地方政府在城市的基礎設施建設中,為了規避法律上的限制而發明的一種替代性融資方式。澳新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師劉利剛(微博)曾撰文分析過城投債的“出現軌跡”。他認為其出現帶有明顯的歷史印記和中國特色。1993年開始的分稅制改革導致了地方政府的稅收收入銳減,但地方政府仍然需要承擔地方建設的投資重任。同時,相關法律規定地方政府不得舉債,也不允許其從商業銀行那里獲得貸款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地方政府紛紛選擇繞開相關法律規定,通過建立城投公司的方式,使其具備融資條件。

1992年,為支持浦東新區建設,中央決定給予上海五方面的配套資金籌措方式,其中之一是1992年—1995年每年發行5億元浦東新區建設債券。1992年第一只城投債規模為5億元。2006年9月,安徽合肥市建設投資控股(集團)有限公司在該省首家發債成功,效法者遍布全省。對于日趨積累的平臺債務風險,劉利剛認為,“這樣的市場規模一方面意味著‘大而不能倒’,因為其可能引發嚴重的系統性風險;另一方面卻也意味著‘大而救不了’,因為體量越來越大,政府施以援手也將越來越力不從心。與真正的政府違約不同,一旦城投債出現違約風險,央行也難以通過注入流動性的方式來緩解市場風險,因為主體屬于公司,央行注資將帶來嚴重的道德風險。”

“政府與公司和市場行為分開”被認為是解決城投公司及城投債目前諸多積弊的關鍵手段。對于城投債,劉利剛認為這樣一種“準市政債”,未來應該是將其納入地方債務范圍,使其成為名副其實的中國市政債券。

根據今年已經通過全國人大批準的預算案,在推進地方自主發債改革的同時,要抓緊剝離融資平臺公司承擔的政府融資職能,剝離后地方政府新發生或有債務,要嚴格限定在依法擔保形成的債務范圍內。

這意味著,現在承擔著政府投融資功能的城投公司轉型后可能將沒有政府信譽“背書”。

招商銀行總行金融市場部高級分析師劉東亮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未來改革方向主要有兩個,一是城投債中該轉產業債的就轉產業債,信用風險也需要得到逐步釋放;二是確實不能轉為產業債的,明確由當地財政稅收來償還的,即企業的歸企業,政府的歸政府。

目前,各地的城投公司改制正在進行。國家發改委網站刊載的信息顯示,2014年3月28日,廣西壯族自治區城投集團與旅投集團完成合并重組,組建成立了廣西旅游發展集團。繼安徽馬鞍山城投先行一步轉制成江東控股之后,安徽亳州的3家地方城投公司已整合并轉制成地方國企。安徽阜陽、江蘇鎮江、無錫等地的城投公司也在醞釀改制。

此前,不少城投公司高管認為,可以將城投公司打造成“綜合城市運營體”或許成為空想。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楊志勇(微博)對《第一財經日報》表示,預算案所表達的內容,意味著未來不會有增量的城投公司,存量也將慢慢向新的方向轉變。而無論如何,都應該“政府是政府,企業是企業”。

 
 
 
相關同類新聞:
[前一條信息] 鵬元資信評估有限公司來公司開展跟蹤評級工作
[后一條信息] 安徽火花科技創投基金投資入股我市企業
 
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IE6.0或更高版本下載 | Media Player下載 | RealOne Player下載
宣城市國有資產投資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郵政編碼:242000 聯系電話:0563-3035382 
地址:安徽省宣城市梅園路48號金色陽光大廈12-14層   
  
欢聚龙江麻将群